巧姐
巧姐,中国古典小说《红楼梦》中的人物,金陵十二钗之一,荣国府王熙凤与贾琏之女。巧姐由于年纪幼小,性格尚未形成,在书中处于陪衬地位。她生日七月初七,刘姥姥给她取名“巧姐”。在高鹗整理的《红楼梦》后四十回贾府破败后,她险些被王仁、贾环、贾蔷、贾芸等人卖给一个外藩王爷,幸而刘姥姥、平儿、王夫人合力将她救出,最后由贾琏作主嫁到姓周的富农家,丰衣足食。但根据书中判词及伏笔,“狠舅奸兄”应是王仁和贾蓉,婚配则是刘姥姥的外孙王板儿。 在金陵十二钗正册女儿中,巧姐与秦可卿同辈,而年龄最小。她娇贵多病,第21回染了痘疹,第42回撞了花神,第84回惊风。清虚观打醮,凤姐催着张道士换巧姐的寄名符。刘姥姥二进荣国府,临走之前受凤姐所托给大姐儿取名字,刘姥姥听说巧姐生日农历七月初七,是乞巧节,便给她起名巧姐,“这叫作‘以毒攻毒,以火攻火’的法子,日后或一时有不遂心的事,必然是遇难成祥,逢凶化吉,从这‘巧’字上来”。

巧姐在《红楼梦》中的出现似乎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巧姐出生于贾府开始慢慢没落的时期,而最后在乱世中遇难成祥似乎也喻示着什么。

在《红楼梦》中,有一个七月初七出生的小女孩,她是王熙凤贾琏所生之女,也是“金陵十二钗”年龄最小的女孩子。当她出生后不久,适逢刘姥姥二进大观园,王熙凤抱着生病的女儿,开始跟她探讨起了女儿的命运。

她希望刘姥姥给久未取名的女儿起个好名字,一来可以借刘姥姥的高寿,二来因为刘姥姥是穷人,古时候的人都相信穷人起名有利于孩子的健康成长。刘姥姥虽然只是个农妇,却生来有些见识。有时表现有点“半仙”的风度,像一位怀才不露、大智若愚的高人。王熙凤说:“……你贫苦人起个名字,只怕压的住她。”刘姥姥听她刚好是生于七月初七,就笑道:“这个正好,就叫她是巧哥儿,这叫作‘以毒攻毒,以火攻火’的法子,日后或一时有不遂心的事,必然是遇难成祥,逢凶化吉,却从这“巧”字上来。”

巧姐出生之日,正是贾府“烈火烹油,鲜花着锦”的鼎盛时期。由于她年纪尚小,性格还未形成,所以在书中处于陪衬地位。《红楼梦》后四十回写道贾家破败后她嫁于一姓周的地主后宽衣足食。而根据书中判词:“势败休云贵,家亡莫论亲。偶因济刘氏,巧得遇恩人”,以及脂砚斋批语表明,巧姐应在贾府事败后为“狠舅奸兄”卖入青楼之地,后刘姥姥将巧姐救出,最后嫁给了刘姥姥外孙板儿。

据《红楼梦》第五回贾宝玉在梦中看到《金陵十二钗》正册上画有一座荒村野店,有一美人在那里纺织,其判词云:势败休云贵,家亡莫论亲。偶因济刘氏,巧得遇恩人。这里“刘氏”就当然是指刘姥姥了,也有的版本上把“刘氏”换成了“村妇”。“巧”是相关语,指在贾府“势败”、家亡”后,巧姐最后无依无靠被她的“爱银钱忘骨肉的狠舅奸兄”卖入青楼、沦为娼妓之时,被刘姥姥救出的事情。这样刘姥姥成了她的“恩人”。

本来,巧姐就体弱多病娇生惯养,一旦从锦绣丛中跌落尘埃,早就是又悲又怕,精神几乎崩溃,哪里还能想办法跟命运抗争呢?基本上已经处于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状态了。可是因为机缘巧合,遇到了刘姥姥刘姥姥因为以前得到过贾府以及王熙凤周济,决定滴水之恩要以涌泉相报。所以不惜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去搭救巧姐,终于替她赎了身。赎身后的巧姐无家可归,刘姥姥又收留她,并不嫌弃她的青楼经历,忍辱含垢,把她许配给自己唯一的外孙板儿为妻。板儿靠耕作家里的两亩薄田,巧姐靠勤劳纺织,在荒村里过着自食其力的安定生活。板儿的大名叫王天合,真是天作之合。

其实,除图画和判词外,第四十一回中对巧姐和板儿的姻缘还有伏笔:“那大姐儿因抱着一个大柚子玩的,忽见板儿抱着一个佛手,便也要佛手。丫环哄他去取,大姐儿等不得,便哭了。众人忙把柚子与了板儿,将板儿的佛手哄过来与他才罢……”脂砚斋批语说:“小儿常性,遂成千里伏线。”“柚子即今香团之属也,应与缘通,佛手者,正指迷津者也。”

贾府被朝廷抄家后,王熙凤身获重罪,自身难保,女儿巧姐为狠舅奸兄欺骗出卖,流落在花街柳巷,成为青楼女子。贾琏夫妻、父女,“家亡人散各奔腾”。后来,巧姐幸遇恩人刘姥姥救助,使她死里逃生。那么,这样描写巧姐的命运,在《红楼梦》中究竟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呢?

其实,巧姐的命运是与刘姥姥的命运息息相关的。先是为她起名字,后又在贾府败落之际招巧姐为板儿媳妇。由此可见,“势败休云贵,家亡莫论亲。”在“树倒猢狲散”的情况下,贾府主子们之间的勾心斗角已发展为骨肉相残。到那时,肯伸手相援的都是些曾被人瞧不起的小人物。这位曾被作为贾府上下嘲弄对象的刘姥姥,不但是贾府兴衰的见证者,反过来,她也成了真正能出大力救助贾府的人。

巧姐终于从一个出身于公侯之门的千金,变成了一个在“荒村野店”里“纺绩”的劳动妇女,就象秦氏出殡途中宝玉所见的那个二丫头那样。与前半部十二钗所过的那种吟风弄月的寄生生活相反,巧姐走上了一条全新的自食其力的生活道路。

于是,刘姥姥为巧姐取名所说的“遇难呈祥,逢凶化吉”最终得到了证验。可以说,《红楼梦》描写巧姐命运立意是多方面的,写尽了人世冷暖,亲人落井下石如狠舅奸兄,或无动于衷如李纨,旁人却能尽力相助的如刘姥姥

巧姐,这个七月初七出生的小女孩的命运结局,可以说正是贾府的人最好的一条出路,不可能人人出家为僧如宝玉,为尼如惜春,大观园里的人应该怎样寻找一条出路,或许归隐田园是一个最好的终结。贾宝玉曾表达了自己对农家的向往,譬如,贾宝玉识农具一节,还有在第17回借助其父贾政的话倒是此处有些道理。固然系人力穿凿,此时一见,未免勾引起我归农之意贾宝玉认为真正的村落应当是巧姐日后生活的村落那样,虽贫苦却乐于其中,那是一种自然之美。

虽然《红楼梦》让贾家最后结局是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但是这场大雪却惠及巧姐无数:雪花伴随着巧姐的逃跑是越下越大,不仅掩盖其足迹,也让烟花巷的人最终难以找着巧姐;大雪还让巧姐渴了吃它、饿了吃它,为巧姐提供一路上的充饮之食;漫山遍野的几尺厚的大雪犹如宽宽的银河永远地隔绝了巧姐与烟花巷的关系。这是多么解人事的大雪呀!它为巧姐带来了重生的希望。此时的巧姐带着干干净净的身躯和心灵投奔到虽贫苦却有人间真情的荒村野店

被一场大雪洗尽铅华的巧姐也从此跟着板儿过上了虽贫苦却真正幸福的生活。这也是许多读过《红楼梦》的人认为巧姐是正册“金陵十二钗”中结局最好的主要原因。巧姐的命运结局告诉人们的,正是贾府的出路和贾府的希望。